历史珍闻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考古 > 历史珍闻  
英雄子弟兵——战斗英雄孙福友的传奇故事
贵州文化网 发表于:2020-11-20 11:07:14 来源:贵州文化网 作者:徐军 点击: 评论:0

图片1.jpg 

上世纪七十年代,父亲的老上级孙福友大伯经常来我家同我父亲谈工作。

一天,孙福友大伯来到我家,正好我父亲不在家,孙大伯见我正在看小人书《英雄小八路》,随口笑着说:“小徐啊,当年我在山东老家,也是个小八路呦!”

“真的吗?孙大伯,给我讲一讲当年的战斗故事吧,我特别喜欢听!” 孩提时代的我特别崇拜军人和英雄,一听这话,立马兴奋地缠住了他。

“好啊!”孙福友大伯呷了一口茶,兴致勃勃地给我讲起了他当年的革命故事……

一、抗日救亡驱倭寇 ,战斗洗礼促成长

生于1927年的孙福友,是山东威海荣成人,因家境贫寒,只读到小学三年级。1941年,十四岁的孙福友参加了我党领导的八路军。参加革命后,抗日战争时期的他先后担任勤务员、通讯员。1942年,十五岁的孙福友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1946年解放战争起,他先后担任胶东军区荣成独立营班长、胶东军区第十一团一营三连排长、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胶东教导团副区队长、区队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1军第93师第273团的3连和5连指导员等。

由于好学上进,孙福友先于1944年被推荐到荣城独立营军训班学习半年,又在1946年被推荐到荣成独立营党训班学习半年,培训学习期间的孙福友因为表现优秀,被评为连队模范。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是我党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战争年代数年的艰苦卓绝,使孙福友的文化理论知识和革命斗争经验不断地得到升华,为他今后的革命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由于胶东军区主力部队一部分在抗战胜利后挺进东北,成就了后来扬名天下在新开岭战役和塔山阻击战威震敌胆的王牌41军;另一部分则被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的第九纵队,也就是后来荣获“济南第一团”称号和抗美援朝战争中长津湖之战全歼美军“北极熊团”的王牌第27军。长期在地方部队捞不到大仗打,孙福友和战友们并没有气馁,他们憋足了劲,发誓要在未来的战斗中体现作战能力。

没过多久,机会终于来了。

二、胶东阻敌固后方,济南战役建功勋

1947年夏,我军三大野战军主力挺进中原,揭开了人民解放军大反攻的序幕,胶东军区的主力第九纵队等也调至鲁中地区予以配合。与此同时,胶东地区显得空虚,敌范汉杰兵团借机欲收复胶东,在我军背后插上一刀。胶东教导团等胶东地方留守部队英勇迎敌,经过艰苦鏖战,打退了范汉杰兵团,巩固了胶东根据地。

由于孙福友在此次胶东反击战中英勇顽强,表现出色,荣立二等功。

1948年秋,济南战役打响,孙福友所在的第十三纵担负西线主攻任务。憋足了劲的孙福友同兄弟部队一起奋勇冲杀,在八天时间里一举拿下济南城,并荣获“济南第二团”的光荣称号。

孙福友和十三纵的指战员们颇有些不服气:“如果我们的后勤及时跟得上,‘济南第一团’的光荣称号就不是他们的!等着瞧吧,下一仗一定会打出我们的威风!

图片2.jpg

三、奔袭碾庄曹八集,淮海决战做贡献

济南战役刚刚结束,部队还来不及休整,就拍马南下参加决定中国命运的淮海大决战。

由于驻守贾汪地区的我党秘密党员何基沣、张克侠率部阵前起义,徐州和新安镇间留下了一段真空地带,碾庄西面的曹八集就成了战略要地。为迅速切断黄百韬兵团和徐州守敌的联系,华东野战军粟裕代司令员紧急命令第十三纵队:“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曹八集!我再说一遍,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曹八集!”

一个命令重复两遍,这在粟裕代司令员的命令中还是第一次,第十三纵队迅速向南奔袭。

行军途中,异常疲惫的战士脚步开始凌乱。孙福友见状,立刻组织宣传队员们打起快板,为行进中的战友们加油鼓劲。

宣传队员们士气高昂地打起快板:“同志们,加把油,前面就是大运河。大运河,实在好,鱼虾鳖蟹能管饱。吃得饱来打得巧,打得敌人到处跑……”

听到鼓励的行军队伍又被注入了动力,行军速度加快。

经过两昼夜狂奔,我军指战员终于同敌军黄百韬部同时赶到曹八集,孙福友立即指挥全连投入绞杀战斗。随着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赶到,黄百韬兵团西撤徐州的路线被牢牢堵住。

随后,十三纵把曹八集阵地交给八纵、十纵和十一纵等兄弟部队,继续向南插。孙福友连的同志们情绪高涨,他们以每天140里的速度急行军,于11月11日下午赶到碾庄圩以南,与兄弟部队一起,将黄百韬兵团彻底包围在碾庄圩一带只有十几平方公里的狭小区域里。

碾庄位于运河以西,陇海路北侧邳县境内,周围地形平坦开阔,村落房屋密集,四周筑有内外两道土圩,外圩四面环水,壕水宽30至50米,深约2米,不能徒涉;土圩内侧还筑有1至2.5米高的土堤,陡滑难以攀登。黄百韬部又连夜加修了许多掩体、明暗地堡、壕沟、隐蔽部,壕外还有三道鹿砦、铁丝网,整个防御体系纵横交错,异常复杂。

虽然敌人的防御工事号称固若金汤,但是在我华东野战军的强大攻势下,经过数日苦战,黄百韬兵团悉数被全歼。孙福友所属的十三纵又挥师南下,迅速插在被包围在双堆集的国民党黄维第十二兵团和敌增援部队刘汝明、李延年兵团中间,阻断了黄维兵团和杜聿明集团南逃的路线,联合中原野战军全歼了国民党黄维第十二兵团。

随后,十三纵又经过一个月的顽强阻击,打退了刘汝明、李延年兵团的增援,为淮海战役取得最终胜利做出了贡献。在整个淮海战役中,孙福友隶属的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先后六次被粟裕司令员调动阻截围歼敌军,战斗中身先士卒的孙福友,再一次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表彰。

图片3.jpg

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孙福友所在的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整顿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1军,孙福友担任了该军第93师273团5连指导员。

四、血战浦东周浦镇,策应解放大上海

大战后的我军指战员经过短暂的休整,又踏上了向江南进军的征程。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期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1949年4月20日夜,伟大的渡江战役打响,我百万雄师高唱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一举突破长江天险,国民党军长江防线迅即崩溃,数十万残敌如惊弓之鸟,拼命向南逃窜。

宜将剩勇追穷寇,渡江战役指挥部及时改变命令:“追上敌人,把残敌歼灭在逃跑的路上,阻止残敌逃往上海,为解放上海创造有利条件。”

解放大军渡江后马不停蹄地向南追击敌人,指导员孙福友边跑边领着战士们唱《追击歌》:“追上去,追上去,不让敌人喘气!追上去,追上去,不让敌人跑掉!”

追击途中,一路上见到许多掉队的国民党军伤兵和老弱病残。

孙福友大声喊:“一直追,不要管俘虏,俘虏让后面的收容队收押他们。一定不能让敌军大部队撤退到上海。我们疲劳,敌人比我们更疲劳,追上敌人就是胜利!”

追击途中,孙福友身边的一位小战士,跑着跑着就栽倒在了路边,当卫生员扶起他的时候,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孙福友和战友们强忍着眼泪,抖擞精神继续向南追击……

说起这段往事,孙福友大伯笑着打趣:“那时候国民党逃敌经常帮我们做饭,为什么呢?他们跑累了在前面停下来刚做好饭,我们的部队就追上了,敌人吓得赶紧又跑,饭都来不及吃。我军指战员也毫不讲究,抓起米饭、馒头等紧赶慢赶地就往嘴里塞,稍微缓过气来又继续追击。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敌人又饿又累,我军吃饱了又追,所以敌人根本就跑不过我们。”

昼夜不停地连续追击,我渡江大部队终于追上南逃的敌人,将八万多国民党军包围在安徽的郎溪、广德地区并予以全歼。此次渡江追歼战,打开了上海西面和南面的门户,为解放上海创造了有利条件。

图片4.jpg

1949年5月12日,孙福友所在的93师273团5连,接到两天内攻下周浦镇的命令。由于连长在渡江时受伤,全连由孙福友指挥,士气高昂的指战员们打算一鼓作气拿下周浦镇。

攻打上海浦东周浦镇,是孙福友参军以来,经历最为惨烈的一场战斗。

周浦镇因四周河道如网而得名,是上海浦东食盐和粮食等物资储存、运销的集散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著名的上海南昌碾米厂、周浦协盛布厂、上海火柴厂等众多实业,都在周浦镇,1920年还开通了火车,铁路直达上海市内,敌军可以机动增援,可见周浦镇对上海的重要性。

上海浦东一带河网密布,此时又正值梅雨时节,泥烂路滑,易守难攻,以北方战士居多的我军指战员虽然有多年丰富的战斗经验,但是面对此类地形,却也是极不适应。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渡江以后我军追击穿插部队行动过于迅猛,加上江南雨季的烂泥湿滑道路难以及时运载,我军的炮兵和重武器没能及时跟进,给前线的攻击部队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敌军在被水淹没的壕沟里布满了竹签。第一次进攻,我军指战员虽然顽强地攻破了敌军的第一道防线,本以为一鼓作气可以解决战斗,但冲进壕沟的我军指战员们多数都被竹签扎到,伤亡严重,阵地又被敌军夺回。

孙福友立即调整部署,他命令枪法好的一些战士火力掩护,专打冒头的敌人,自己则带领攻击部队匍匐前进,进至壕沟前集体甩手榴弹,先把壕沟里的守军消灭,然后慢慢滑进壕沟里,一边攻击掩护,一边再命令枪法好的战士匍匐前进至第一道壕沟,再组织一部分战士搭起人墙,然后让神枪手们继续掩护射击,攻击部队继续向第二道壕沟匍匐前进。

就这样,5连指战员在孙福友指导员的有效指挥下,梯次前进,克服了重重困难,总算是夺取了周浦镇火车站前的国民党军最后一道防御阵地,胜利在望。

丢失阵地的敌军在督战队的逼迫下,向孙福友连展开了多轮次的猛烈反扑,前沿阵地上的我军弹药打光了,就拿起能拿到的步枪、木棍、铁锹等,与敌人展开了惊心动魄的肉搏绞杀,不时有我军战士拉响敌人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这是一场在湿滑泥水里进行的肉搏战,拼的是士气。眼看敌人就要被打退了,惊恐的敌军指挥官不顾阵地上还有自己的数十名官兵,命令炮兵丧心病狂地向阵地开炮。阵地霎那间炮火连天,双方的官兵都被炸得血肉横飞。

搏杀中的孙福友突然感到背上猛地一震,身旁的战士大声惊呼:“指导员,你受伤了!”

孙福友回手一摸,背部一个大洞,血流不止。他顾不上这些,果断指挥活着的战士向周浦火车站全力冲锋。突击途中因流血过多,孙福友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孙福友醒来的时候,上海已经解放,他躺在战地医院里,由于弹片嵌入体内太深无法取出,成为了留在孙福友体内代表革命生涯的永久纪念。战后总结论功,因孙福友负重伤,未能率先到达周浦火车站,结果后续攻进火车站的副连长被评为一等功,并提拔为副营长。战友们都为孙福友抱不平,纷纷要向上级申诉。

图片5.jpg

孙福友耐心地劝住了他们:“跟那些牺牲了的战友相比,我们都还活着,参加革命不是为了提干升官,是为普天下的劳动人民谋幸福!”

五、保卫国防勇向前,福建前线立新功

保卫国防义不容辞,伤愈后的孙福友又奔赴福建前线,担负着保卫厦门的重任。1951年,趁朝鲜战争爆发之际,台湾的国民党军队大举反攻大陆,在海军和空军的掩护下,派出了大批军队在厦门海岸强行登陆。孙福友指挥全连战士们沉着应战,同兄弟部队一起经过顽强奋战,英勇地打退了敌人的猖狂进攻,为保卫新中国海防立下新功,再次荣获二等功。

1952年,战功卓著的孙福友被福建军区推荐,到武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步兵学校学习,在军校进修了三年,1955年毕业,分配在第31军第93师279团,并先后担任了营副教导员、278团营教导员、279团团政治部副主任、团政治部主任、第93师独立工兵营政委等职。

图片6.jpg

2009年夏,我特意到江西上饶拜访孙福友大伯,问起他1958年在福建前线参加“八二三”炮击金门的战斗时,孙大伯眼神一亮,挺直了腰杆跟我讲起了那段精彩的往事。

图片7.jpg

1958年,高瞻远瞩的毛泽东主席为了抵制美国逼迫台湾蒋介石集团分裂中国,果断发起了“八二三”炮击金门的战斗,并用炮火封锁了进出金门的海上补给线,国民党金门守军被打残。为了给蒋介石集团助威,美国紧急调派第七舰队开至台湾海峡,并威胁共产党中国,疯狂叫嚣,说如果我军敢跟美军较量,就立即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灭亡中国。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伟大领袖毛主席审时度势,果断下达命令:先向国民党军舰开炮,再观察美国军舰的反应。当美国军舰和国民党军舰组成联合舰队试探着向金门运送补给时,厦门我军炮兵首先向国民党军舰开炮。

孙福友所部奉命后发制人,等待美国军舰的反应,如果美国军舰胆敢挑衅猖狂地向我开炮,我军海岸炮群将毫不留情地将美国军舰彻底击沉。

没想到我军炮兵向国民党军舰开炮后,美国军舰立即丢下国民党军舰狼狈逃窜,只恨自己军舰的动力太小跑得太慢。

坚守在前线指挥所里的孙福友见此情景,大笑着放下望远镜,先无比亢奋地挥了一下拳头,又向海上一指:“你们看,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得好啊,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反动派,全都是纸老虎!”

图片8.jpg图片9.jpg

六、国防科技谱新篇,赤胆忠心老黄忠

1964年,为了国防建设的需要,孙福友转业到原二机部(实为核工业部)716矿,1970年又辗转调到719矿,1983年又调至713矿。无论安排他到哪里工作,孙福友总是以人民子弟兵的要求努力干好每一项工作,严格要求自己,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身体力行,设身处地,言传身教,为我党培养出了许多优秀的干部。光荣离休后,孙福友始终没有忘记共产党员的本色,经常到家乡和驻地附近的中小学校,给青少年们讲述红色革命历史,讲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教育,为军转干部们做出了表率。

如今,九十多岁高龄的孙福友,在江西上饶颐养天年。我们诚挚地祝福他老人家健康长寿,感谢他为中国革命做出的贡献,新中国正是有他这样前赴后继的、赤胆忠心的革命老前辈做好传帮带,人民军队的优良传统才能世代传承,伟大祖国的红色江山才能更加牢固。

谨以此文,向孙福友等为中国革命奉献一生的老前辈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作者简介:徐军,大学教师,中国铁道出版社《现代推销实务》主编,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鲜早世界栏目首届最受听众和读者欢迎的十五位作家之一,在全国数十家报刊杂志和国家级网站上发表了数百篇作品,其中数十篇作品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等各项征文大赛中获奖。)

责任编辑:刘涵

贵州文化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贵州文化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贵州文化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首页 > 历史考古 > 历史珍闻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人员查验 | 留言反馈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贵州文化网版权所有

主办:贵州文化网融媒体中心 运营单位:贵州中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207656212@qq.com 联系电话:13508571555

黔ICP备12003314号-2 备案标识贵公网安备520502020013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0016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6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