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聚焦 > 国内要闻  
从永乐宫重阳殿地狱图像榜题看全真教的冥界信仰
贵州文化网 发表于:2020-07-01 15:27:12 来源:故宫博物院院刊 作者: 点击: 评论:0

   永乐宫作为元代全真教三大祖庭之一,其重阳殿在整个永乐宫建筑中与全真教的关系最为密切,殿内壁画堪称一部全真初创图像史。重阳殿北壁绘有十幅地狱图, 且多标有墨书榜题,详细描绘了马丹阳夫妇梦入地狱和重阳祖师现神狱上加以救度的过程,是全真教地狱信仰的完整体现。本文通过对重阳殿地狱图像榜题来源的释读,探讨了全真教冥界信仰的构成脉络,并试图解决重阳殿壁画的构制时间问题。

  在永乐宫三座主要殿堂中,重阳殿位于中轴线的末端。该殿作为供奉全真教祖师王重阳及其七位弟子的殿堂,殿内满绘壁画,详细记录了王重阳的一生。在全殿五十多幅图像中,有十幅专门描绘了马丹阳夫妇梦入地狱和重阳祖师现神狱上加以救度的场景,多标有榜题,为后人解读全真教的冥界信仰提供了很好的依据。

  有关重阳殿壁画的研究,王畅安、朱希元、宿白等先生已撰写过一系列文章,多为对重阳殿壁画和榜 题的介绍以及对壁画创作年代的推测。如宿白先生在《永乐宫创建史料编年》一文中提出重阳殿壁画的绘制时间不早于纯阳殿壁画的绘制时间(1358年)。

  2012年,美国景安宁教授在其著作《道教全真派的宫观、造像与祖师》中详细探讨了重阳殿壁画的作 者及绘制年代,认为壁画是画工根据元初李志常编写的《重阳王真人悯化图》而来,绘制时间为元末。 同年,刘科在其博士论文《金元道教信仰与图像表现——以永乐宫壁画为中心》中也提到重阳殿壁画与《 重阳王真人悯化图》的关系问题,认为重阳殿壁画有可能是《重阳王真人悯化图》留存后世的唯一图例。

  2014年,吴端涛在其博士论文《蒙元时期山西地区全真教艺术研究》中对重阳殿壁画中的地狱图像展开探讨,指出:“九组地狱场景中,无论是图文结构还是文本来源,都可以认为是对相关佛、道两方面诸多文本的杂糅与整合。”同时,他将重阳殿壁画的绘制时间划定在以尹志平、李志常为首的第三代全真掌教时期。按尹志平、李志常等人的去世时间推测,《重阳王真人悯化图》的编制时间不会晚于1256年。

  与以上三位学者观点出现较大差异的是陕西社会科学院的青年学者张方。2016年,张方在《永乐宫重阳殿的地狱经变图与元代神仙道化剧》一文中指出,创作于1310至1324年间的《马丹阳三度任风子》剧为重阳殿地狱图像的来源。

  2016年,笔者在《图中春秋——永乐宫重阳殿壁画中的法派意图》一文中通过对重阳殿几组壁画布局方式的解读,认为重阳殿壁画的最终设计构思出自郝大通法派弟子孙履道执掌全真教时期(1324-1328)。

  以上探讨主要集中于重阳殿壁画图像来源和壁画构思时段两个部分,本文的研究亦与此有关,只不过研究的重点为地狱图像的墨书榜题来源问题,兼及壁画从设计定稿至绘制完成整个构制时段的探讨。

  一 重阳殿地狱图像榜题

  重阳殿的十幅地狱图像绘制于殿内北壁东侧,共上下两排。榜题九处,按从上到下、从右至左的识 读顺序为:

  1. 看彩霞〔图一〕

  榜题为: 丹阳夫妇奉真日浅,未能洞达幽赜,齐物泯己,每于境中争竞人我,谈说是非,堕于拔 舌之狱。祖师垂愍,现神狱上,仰观彩霞,俾令开悟。一日,祖师大醉,径入孙氏寝室。孙氏怒而锁之门,使家人呼宜甫而告之。宜甫曰:“师与余谈话楼中,不离须臾。”至家开锁,室已空矣。孙氏由是大生信心。

  2. 擎芝草〔图二〕

  榜题为: 重阳祖师欲令丹阳夫妇俱证上仙,百行并修,万善皆积也,初演之以清净无为之道,次拯之沉沦地狱之苦。庶使心不退转,渐登仙果。且夫妇虽崇至道,其余酒色财气,犹有未尽,则摄魂地狱,祖师乃见神云中,手擎芝草而救护之。

  

  〔图一〕《看彩霞》重阳殿北壁 图版采自萧军编著:《 永乐宫壁画》, 文物出版社, 2008年

  

  〔图二〕《擎芝草》重阳殿北壁 图版采自前揭萧军编著《 永乐宫壁画》

  3.[汴]梁〔图三〕

  此组画面和榜题残损严重。据前人记载,榜题为:[丹]阳以家事付三子,出家学道,从祖师游于[汴]梁,寓王氏旅邸。祖师以五篇秘诀授丹阳,恐志不坚,遂夜梦□悟以狱井之灾。

  

  〔图三〕《[汴]梁》重阳殿北壁 图版采自萧军编著《 永乐宫壁画》

  4. 扶醉人〔图四〕

  榜题和画面亦均残损。依据残存字迹及前人描述,其榜题为:丹阳夫妇,酒心未消,□常州人于□□酎赋诗□醉中人扶□□祖师□□□□前曰:“吾特来扶醉人。”乃设地□□□□□以警觉之。

  

  〔图四〕《扶醉人》重阳殿北壁 图版采自萧军编著《永乐宫壁画》

  5. 夜谈密旨〔图五〕

  榜题残,据残留字迹及前人描述为:丹阳夫妇......于梦鹤飞处筑室以居祖师,忽夜梦入堕犁舌狱,祖师见身扶救。又数发嗟叹,令各自悔。

  

  〔图五〕《夜谈密旨》重阳殿北壁 图版采自萧军编著《永乐宫壁画》

  6. 拨云头〔图六〕

  榜题和画面残损,榜题可辨部分为:丹阳夫妇每恣口腹,□□腥腐,害及性命,心失仁慈。则梦入 镬汤地狱,祖师见神狱上,以九节杖拨除云头而跑之。欲令知其果自因生,不无还报,无令改过自新,以成上善之行。

  

  〔图六〕《拨云头》重阳殿北壁 图版采自萧军编著《永乐宫壁画》

  7. 洒净水〔图七〕

  榜题为:夫圣人之心,其于安人利物,济死度生也,惟恐行之不至,又乌肯利己而损他哉?丹阳夫妇,于利己损他结怨构祸之行,未能屏去。每有所犯,必梦入炉炭之狱。祖师为之哀愍,见神云际,洒净水以救之。

  

  〔图七〕《洒净水》重阳殿北壁 图版采自萧军编著《永乐宫壁画》

  8. 起慈悲〔图八〕

  榜题:按丹阳夫妇之家业,富甲东牟,名称半州,犹怀不足,每起贪婪。祖师终欲挈归仙道,恐因物□心,乃摄魂入铁轮狱,祖师见神云间,俯观痛□□□慈悲,令知非补过。

  

  〔图八〕《起慈悲》重阳殿北壁 图版采自萧军编著《永乐宫壁画》

  9. 榜题缺失〔图九〕

  从现存画面上半部分可见丹阳夫妇跪于黄色祥云之上正向空中拜谢,其跪拜方向图像漫漶,依稀可见立于云头的重阳祖师。丹阳夫妇下方为狱卒施刑场景。画面绘三位鬼卒正用巨石挤压犯人。负责施刑者肤色一红、一蓝、一绿,皆头发蓬乱,其中两个足腕带有钏饰。施刑者旁边坐一右手执武器的牛头狱 卒,其左手手指岔开,伸向前方,似在指挥施刑。牛头狱卒旁站立一执兵器的小鬼,呲牙咧嘴,侧身侍 立。依画面图像此狱应为大石压身地狱。

  

  〔图九〕无榜题 重阳殿北壁 图版采自萧军编著《永乐宫壁画》

  10. 念神咒〔图十〕

  榜题为:丹阳夫妇时为尸魄所悖,猿马所乱,肆性之乖劣,纵心之颠狂,缘业所牵,摄魂于刺□穿 腹之狱。祖师现神云中□□□□破其狱,为因苦迴心,归向上道。

  

  〔图十〕《念神咒》重阳殿北壁 图版采自萧军编著《 永乐宫壁画》

  二 元杂剧丹阳十戒与重阳殿壁画地狱榜题关系

  在有关重阳殿地狱榜题的研究中,张方指出了重阳殿十狱榜题与《马丹阳三度任风子》杂剧中丹阳十戒的关系。按丹阳十戒的顺序:一戒酒色财气;二戒人我是非;三戒因缘好恶;四戒忧愁思虑;五戒口慈心毒;六戒吞腥啖肉;七戒常怀不足;八戒徇己害人;九戒马劣猿颠;十戒怕死贪生。重阳殿十狱榜题可据此排序如〔图十一〕:

  

  〔图十一〕重阳殿地狱图像榜题位置示意图 重阳殿北壁 作者制作

  此种排列方式与地狱榜题本身前后错落的布局方式一致,应该是重阳殿壁画设计者刻意为之的结果。据此,第一狱“擎芝草”中的 “重阳祖师欲令丹阳夫妇俱证上仙,百行并修,万善皆积”之语,很明显是十狱救度的楔子,而随后展开的“初演之以清净无为之道”和“次拯之沉沦地狱之苦”,便成为祖师度化的步骤,之后一一罗列的诸狱,则是地狱救度的具体过程。

  由此看来,张方提及的元杂剧中的丹阳十戒确实与重阳殿地狱榜题有一定渊源,但令人不解的是,重阳殿壁画中与丹阳十戒相关的内容并非出自全真教的几部经典文献。按文献记载,马丹阳夫妻颇具人格魅力,如丹阳就曾被赞誉为: “真人间世之异人也,禀天仙之姿,应期运之数,明哲聪敏,冲粹夷 旷,学穷六艺,行包九德”; “然栖迟衡门,不苟禄仕,常喜诗酒,陶陶自乐,而不屑世务”; “丹阳先生系出扶风,大辨之宗亲也。家资钜万,子孙诜诜,自幼业儒,不伪利禄,谨性好恬淡乐虚无”; “先生 以孝悌见称,夙赋聪明,长通经史,好与童稚戏狎,轻财重义......”。以上记述表明,在重阳祖师度化 之前,丹阳已经是一位具有良好修为的义人,绝非重阳殿地狱榜题所描述的 “每于境中争竞人我,谈说是非”、“每恣口腹,□□腥腐,害及性命,心失仁慈”、“丹阳夫妇之家业,富甲东牟,名称半州,犹怀不 足,每起贪婪”的贪妄小人。

  至于丹阳之妻孙不二,《金莲正宗记》在“清净散人”条及“丹阳马真人”条中亦有详尽描述。如“清净散 人”条称颂她, “性甚聪慧,在闺房中礼法严谨,素善翰墨,尤工吟咏”;“丹阳马真人”条在记述丹阳请王 重阳初至家门时,称 “富春氏开帘视之,谓先生曰:‘我观王公面如芙蕖红,目胜琉璃碧,声若巨钟,语如涌泉,堂堂然有正阳之风采,可倾心礼敬。’由是待以师礼”。表明富春姑孙氏在丹阳礼敬重阳祖师 问题上起过重要作用,是一位心怀善念尊师重教的贤德女子。既然丹阳夫妻在现实生活中并非恶人,为何全真教要在祖庭绘事中将二人入道过程进行污名化处理,难道真的是照搬元杂剧的故事情节吗?

  丹阳十戒作为《马丹阳三度任风子》杂剧的内容,所占篇幅有限,并非剧作故事的主体。《马丹阳三度任风子》剧只设定了三个主要故事情节:菜园劳作、摔子休妻、贼鬼侵袭。三关一过,丹阳便称:“今日见了酒、色、财、气、人、我、是、非,功成行满。”从而宣告度化成功,整个剧目并未针对十戒内容逐一展开。元明时期的其他同类型杂剧如《吕洞宾三醉岳阳楼》、《吕洞宾三度城南柳》中亦皆如此,剧中人物俱须经过“三度点化,才归正道”。此乃元杂剧“四折一楔子”的典型叙事结构。在四折剧中,剧作者一般只选取三个主要故事情节进行表演。依此推断,佚失的《王祖师三度马丹阳》即便以地狱救度为主体,也只能刻画三个主要故事情节,而不会将十狱磨难一一道来。

  另外,虽然《王祖师三度马丹阳》剧本已佚,但据《马丹阳三度任风子》剧中的丹阳自述,仍能获取《王祖师三度马丹阳》的部分信息。如在《马丹阳三度任风子》开篇,丹阳曾自述经历,称: “初蒙祖师点 化,不得正道,把我魂魄摄归阴府,受鞭笞之苦。忽见祖师来救,化作天尊,令贫道似梦非梦,方觉死 生之可惧也。”按此,《王祖师三度马丹阳》剧中并未构建十狱情节,丹阳在阴间只受过鞭笞之苦。鞭笞 是地狱刑罚中最轻的一种,这与重阳殿十狱图像中出现的各类酷刑存在较大差异。

  所以,尽管元杂剧中的十戒内容与重阳殿地狱榜题较为一致,但是尚不能简单地将其视作重阳殿地 狱榜题的唯一来源。永乐宫作为全真教三大祖庭之一,其绘事应该会受到教内高层人士的关注。而且,永乐宫从营建之始,便一直处于大都长春宫的管辖之下,其三殿构制,即与尹志平和李志常的指教有 关。在这样一处备受全教瞩目的宫观内绘制关涉全真兴起的绘事,不可能不经过全真高层认同,而任由 画工依据民间畅行的杂剧内容进行处置。以此而论,如果丹阳十戒仅仅出自剧作家的创作,而与全真教毫无关系,全真弟子为何要将之纳入自己的祖庭绘事之中?尤其是当地狱榜题中充满了对马丹阳夫妻不良行为的描述,且与全真史料出入极大的情况下,是什么原因使这些题记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入重阳殿并以图像的形式向后世传布?难道仅仅是为了突出重阳祖师的教化功能吗?

  为回答这一问题,笔者检索了与全真教相关的诸多著述,最后在陈垣编纂的《道教金石略》中,发现 了一则采自《户县石刻调查表》中的《丹阳马真人十劝碑》。该碑以十劝的方式记录下马丹阳对门徒的忠 告,具体内容为:

  一劝不得犯国法。

  二劝见三教门人须当先施礼,及一切男女如同父母。至于六度轮回,皆父母也。

  三劝断酒色财气,是非人我。

  四劝除忧愁苦虑攀缘受(爱)念。如有一念才起,速当拔之。十二时中,常搜己过,稍觉偏颇,即当改正。

  五劝遇宠若惊,不得诈做好人,受人供养。

  六劝戒无明□火,常怀忍辱,以恩复仇,与万物无私。

  七劝慎言语,节饮食,薄滋味,弃荣华,绝憎爱。

  八劝不得学奇怪事,常守本分。只以乞化为生,不惹纤毫尘劳。

  九劝居庵屋不过三间,道伴不过三人。如有疫病,各相扶持,你死我埋,我死你埋。或有见不到处,递相指教,不得生意心。

  十劝不得起胜心,常行方便,损己利他。虽居暗室,如对□贤。清贫柔弱,敬顺于人。随缘度日,绝尽悭贪。逍遥自在,志在修行。始终如一,慎若怠堕。若□清无□□真功意境。 无恶是大善,养气全神,常□慈悲,暗积功行,不求人知。惟望立身之法,戒断悭贪。莫起 风波,修仁蕴德。分明说破,优降人我。休生烟火,消灾灭祸。意马牢擒,节慎言语。忙里偷 闲,退己进人。志猿紧锁,堤防口过。

  虽然十劝碑的内容与元杂剧的丹阳十戒并非一一对应,但丹阳十戒均出自其中。

  下面,本文将《马丹阳三度任风子》剧中的丹阳十戒与《丹阳马真人十劝碑》的劝诫内容以及重阳殿壁画地狱榜题中涉及丹阳夫妻恶行的内容依次列出,加以比较[表一]。

  

  [表一]《马丹阳三度任风子》、《丹阳马真人十劝碑》与重阳殿壁画地狱榜题比较

  通过比较可知,《丹阳马真人十劝碑》中的劝诫内容与重阳殿地狱榜题提及的入狱原因极为相似,尤其是“[汴]梁”和“洒净水”榜题中提到的“恐志不坚”和“利己损他”等内容,比《马丹阳三度任风子》剧中的戒律更能接近丹阳旨意。为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元杂剧提到的丹阳十戒应该源自《丹阳马真人十劝碑》,也即全真史籍中所言的 “及重重入梦,以天堂地狱十犯大戒罪警动之”的十戒罪。

  如此看来,重阳殿地狱图像参照元杂剧中的丹阳十戒进行布局事出有因。正是由于丹阳十戒的母体 《丹阳马真人十劝碑》本来就是马丹阳传教时的纲领性主张,丹阳十戒才会被全真教徒接纳,并应用到其本人身上。

  三 道教典籍与重阳殿地狱榜题的关系

  虽然重阳殿地狱榜题的内容大多不是出自全真教常见史籍,但也并非完全编造,而是在虚虚实实中 塑造的故事。如图三涉及的汴梁之行,确有其事,只不过与祖师同行的是丘刘谭马四人,根本没有孙 氏。而在“看彩霞”榜题中,有关孙不二的一段入道经历,亦不见全真其他典籍记录,而只与元代赵道一撰写的《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后集》的记述有关。其中“孙仙姑”条载: “一日,见祖师大醉,径造其宅,卧于 仙姑寝室。姑责其非礼,怒锁之门,使家仆呼宜甫于市而告之。宜甫曰:‘师与予谈道不离几席,宁有此事?’至家开锁,其室已空。窥所锁之庵,祖师睡正浓矣。姑始生敬信。”

  此段描述与重阳殿壁画“看彩霞”榜题所载内容相比,只多出 “窥所锁之庵,祖师睡正浓矣”诸字。有 趣的是,虽然重阳殿榜题未载此句,但在壁画中,该情节却被准确无误地表现出来,充分展示出重阳殿地狱图像和《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后集》文本的密切程度。

  在重阳殿“看彩霞”图像中,丹阳与重阳祖师对坐的屋宇下方绘一处草庵,庵内一人正仰卧大睡。按 草庵形制,与故事发生时重阳祖师所居全真庵极为吻合。而且,该庵正处于丹阳和祖师对坐的屋宇与丹 阳夫妻卧室间,应该与其他两所屋宇同属“看彩霞”一组画面。另外,睡卧之人的袍服样式和须髯的浓密 程度亦与同组画面中的重阳祖师一致,足可证明此人即是重阳祖师。

  所以,重阳殿地狱榜题中有关丹阳夫妻为人处世方式的记载以及重阳祖师入孙氏寝室这一细节,均 出自全真教史实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的相关记述。但对于重阳殿壁画中出现的地狱名称,全真史 料并未涉及,还需参看其他相关典籍。

  在唐宋流传下来的有关地狱史料中,佛教典籍的记载极其兴盛,其中流传最广的是十八层地狱信 仰。但其所列名目,并不能与重阳殿壁画中的地狱名称一一对应。与重阳殿十狱情况契合度较高的典籍是撰于唐代的道经《太极真人说二十四门戒经》。

  《太极真人说二十四门戒经》按照每月十直斋日的持戒规则,详细记述了二十四戒与二十四狱间的关 系,地狱名目准确清晰,是道教地狱惩戒样式典范,具体内容如下:

  第一诫者,不得杀生,割断他命,煎煮美味,以饶一身。或自杀、教他杀、见杀随喜,啖 食众生,犯者过去受镬汤地狱罪;

  第二诫者,不得偷盗,取非义财,夜入人家,昼窥园圃,承其便势,遂起贼心。或自偷、 教人偷、见偷随喜,犯者过去受刀山剑树地狱罪;

  第三诫者,不得心怀阴谋,枉陷良善,见人胜己,便欲害他,计较不平,自求饶益,他好 我认,我恶怨他,犯者过去受炉炭地狱罪;

  第四诫者,不得口是心非,斗乱亲戚,谈说三宝,馋谤出家,走作唇舌,非笑良善,诽谤 圣教,疑惑两心,说语不平,劝生分别,犯者过去受铁犁耕舌地狱罪;

  第五诫者,不得违经慢道,欺诱他人,败坏灵坛,侵损常住,隐没功德,践踏福地,犯者 过去受剉碓剉身地狱罪;

  第六诫者,不得饮酒,醉乱心神,凶横无度,不存礼乐,喧悖尊亲,叫唤神灵,惊心损 气,犯者过去受毒蛇食心地狱罪;

  第七诫者,不得妄言绮语,恶口两舌,骂詈尊亲,毁辱师长,善言恶对,转为怨仇,犯者 过去受镕铜灌口地狱罪;

  第八诫者,不得行邪心曲,耽淫爱色,执着生迷,离他恩爱,夺人宠念,隔绝他家,犯者 过去受抱铜柱地狱罪;

  第九诫者,不得悭贪,吝惜财务,自求饶益,嫉妬他人,咒诅一切,更相猜忌,彼此怨 深,犯者过去受铁轮地狱罪;

  第十戒者,不得破斋破戒,不孝不仁,偷窃斋食,隐没厨供,令彼功德,使不周圆,犯者 过去受运石培山地狱罪;

  第十一诫者,不得毁拆尊像,偷窃幡花,自将供养充衣裳卧具,犯者过去受铁床地狱罪;

  第十二诫者,不得见功德破坏,屋舍倾崩,不好修营,心怀虚过,犯者过去受剑林割切身 心地狱罪;

  第十三诫者,不得因到人家,见他有物,便即贷借,方便不还,罗织贫穷,非理逼夺,犯 者过去受寒冰地狱罪;

  第十四诫者,不得见人有忧,心生欢喜,见人苦恼,心即快他,见人有财,常思下脱,见 人好心,常自憎嫌,犯者过去受铁钉钉身身生猛火地狱罪;

  第十五诫者,不得不洗手漱口直进道场,侵触经像,秽污灵文,心不恭敬,多生懒慢,犯 者过去受铁杖乱考地狱罪;

  第十六诫者,不得探巢破卵,伤胎堕子,非理枉横,截断生路,犯者过去受大石压身地狱罪;

  第十七诫者,不得裸形露体于天地日月星辰之下,三明六昧之中,犯者过去受铁锥刺身地狱罪;

  第十八诫者,不得耗蠹常住,攀摘花果,损折园林,秽污观舍,不生惭愧,是轻福地,犯者过去受吞铁丸地狱罪;

  第十九诫者,不得杂食荤辛,葱蒜韭薤,身中臭秽,神灵不居,念诵修持,触犯灵圣,犯者过去受吞火食炭地狱罪;

  第二十诫者,不得自以为是,非笑他家,于诸法中,横起人我,执心自著,不见正真,犯者过去受磑磨碓捣地狱罪;

  第二十一诫者,不得将诸毒药方便施人,损他性命,每结怨嫌,犯者过去受百毒恶汁灌煮 身心地狱罪;

  第二十二诫者,不得计算三宝,离隔六亲,不念舍施,唯求自饶,言作两心,不行一信, 犯者过去受拔舌地狱罪;

  第二十三诫者,不得将斋食就荤辛酒肉相合共食,不敬斋法,诸天罚人,犯者过去受铁锁 锁身不得托生地狱罪;

  第二十四诫者,不得自倚豪强,欺诱贫贱,离拆男女,不信天真,生两见心,不断人我, 自行非去,不识罪因,犯者过去受锯解身心地狱罪。

  在以上所列二十四狱中,重阳殿十幅地狱图像中除“[汴]梁”因图像和榜题残损严重暂时无法确定其地狱模式外,九幅地狱中的六幅可与之对应,分别为:拔舌地狱、犁舌地狱、镬汤地狱、炉炭地狱、铁轮地狱 和大石压身地狱。其中,大石压身地狱未留有榜题,但画面图像清晰,描绘的场景与大石压身地狱惩戒主旨一致,应可断定即属此情节。

  另外三组因残损严重给识读带来一定困难,但通过图像和榜题的对读,亦可作出初步判断。如“擎 芝草”一组描绘的是一位手执狼牙棒从城门飞跃而下的鬼卒形象,其下方还立有一位守卫狱门的牛头狱 卒和两个跪着的罪人,与《太极真人说二十四门戒经》中的第十五诫“铁杖乱考地狱”相近。“念神咒”一组 虽然图像残损,但榜题中提及“刺□穿腹地狱”,应为一组以利刃穿腹破肚的血腥场景,类似穿肠地狱。 “扶醉人”一组从残存的画面中可依稀辨识出秤杆及斗的形制,秤钩下还挂有一人,脊背朝上,身体蜷 曲,双足裸露。秤杆下方置一斗,以及一位正全力牵拉秤钩绳索的鬼卒。此类地狱形制不见于《太极真 人说二十四门戒经》的记载,亦不见于唐末及宋元留存的佛教十王图,但在宋元道教文献中有所描述, 称之为“倒悬屠割”地狱。其中,记述比较详细的是元明时期的道教典籍《天皇至道太清玉册》。该玉册为 朱元璋之子朱权据道教典籍于洪武年间编辑而成,具体内容如下:

  初一日,念无量太华天尊,忏杀害物命之愆,免倒悬屠割之报;初八日,念玄上玉宸天 尊,忏背理循私之愆,免金槌铁杖之报;十四日,念度仙上圣天尊,忏损人利己之愆,免铁床 铜柱之报;十五日,念玉宝皇上天尊,忏恃强凌弱之愆,免飞戈飘戟之报;十八日,念好生度 命天尊,忏自欺方寸之愆,免穿肠耕舌之报;二十三日,念玄真万福天尊,忏面谀背毁之愆, 免吞火食炭之报;二十四日,念太灵虚皇天尊,忏幻惑愚迷之愆,免镬汤炉炭之报;二十八日, 念太妙至极天尊,忏故为不善之愆,免冰戟霜刃之报;二十九日,念真皇洞神天尊,忏悮作伤仁 之愆,免烧炙焦烂之报;三十日,念玉虚明皇天尊,忏三界冤报之愆,免穿腹塞心之报。

  从以上两部经籍所载内容看,二者皆为道教十日斋戒经,且守戒时间完全相同,均为每月的初一、 初八、十四、十五、十八、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八、二十九、三十等十日。只是二者地狱数目及惩戒方式有所 差别,其中地狱名称一致的有耕舌、吞火食炭、镬汤、铁床、铜柱、炉炭等狱;不相一致的有倒悬屠割、金槌 铁杖、穿腹塞心等狱。

  《太极真人说二十四门戒经》中未载“倒悬屠割”、“金槌铁杖”、“穿腹塞心”等狱名。与以上三个狱名关 系密切的是南宋道经,如《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便载有“金槌铁杖”、“穿腹塞心”、“屠割”等狱,与《天皇至道太清玉册》的记载一致。

  下面,本文将《太极真人说二十四门戒经》、《天皇至道太清玉册》与重阳殿壁画中的十狱一一对应, 以考察其演变脉络[表二]。

  

  [表二]《太极真人说二十四门戒经》、《天皇至道太清玉册》与重阳殿壁画十狱对应关系

  通过比较可以看出,《太极真人说二十四门戒经》中未曾 出现的狱名经宋元到明初《天皇至道太清玉册》时已经补齐。 从唐至明,道教地狱信仰呈现出一种不断演变的态势,也出 现了一些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如《天皇至道太清玉册》中位 列第一的“倒悬屠割之报”刑狱,即民间所称的秤钩或秤杆地 狱,此惩罚原是为了“忏杀害物命之愆”,应用于生前曾经残 害生灵之流,告诫其生前不仁,死后将会像那些惨遭杀害的 猪羊一样被倒钩脊背,进行屠割。唐代尚无此狱名,至宋代 才出现。而从重阳殿壁画秤钩之下还绘有斗量工具看,该图 像不唯惩戒杀生者,还应该涉及一些强取豪夺、精心计量之 人。以丹阳家族长期经商,富甲半州的情况,此类刻画或有一定针对性。在遗留至今的民间皮影中,存有众多秤钩地狱 图像〔图十二〕,皆以重阳殿地狱图中钩挂罪人背脊、携一斗 且秤杆下站立牵拽绳索狱卒的方式表现,重阳殿屠割地狱可 谓现存佛道艺术中表现此类地狱场景的先驱。虽然五代宋元时期的佛教十王图屡次出现秤的图式,但无一例外都是作为称量死者生前功德的工具——“业秤”出现的,秤上有时挂有经卷,有时干脆空置,与重阳殿壁画钩挂犯人的情况迥然不同。

  

  〔图十二〕民间皮影中的秤杆地狱 清-民国 成都市博物馆藏

  四 重阳殿壁画的构制时段

  有关重阳殿壁画的构思完成时间,之前学界普遍认为该壁画出自李志常编制的《重阳王真人悯化图》,故其构思完稿时间应在李志常逝去的1256年前后。但经过张方和本人的考证,发现重阳殿壁画中 带有诸多后世特有的时代因素,故此认为壁画的设计定稿不会早于14世纪一二十年代。而上面有关元 杂剧丹阳十戒与重阳殿地狱图像关系的探讨,也进一步支持了张方和本人的观点。

  从重阳殿地狱图像榜题中孙不二入道经历与《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系列著作的相互关系上看,重阳殿 壁画整体构制时间不会早于《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系列著作刊行之前。根据《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序中庐 陵刘辰翁提及甲午年五月纪年,可知其刊行时间最早为1294年。如此,再结合张方对《马丹阳三度任风子》杂剧创作时间的考订,以及本人对重阳殿壁画郝大通入道图像的研究,可以认定重阳殿壁画的构制 时段为郝大通法派传人孙履道执掌全真教阶段,即泰定年间(1324-1328)。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尽管重阳殿壁画的最终构思时间晚于李志常的生存年代,但并不代表与之完全无关。仔细审读重阳殿壁画便可发现,其地狱部分的榜题与同殿其他图像榜题在题写形式上有所不同。其他榜题绝大多数都是四字标题,但地狱部分的榜题皆以三字标题的形式出现。所以,虽然目前尚 不知晓重阳殿壁画的设计者为何如此处理,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假如没有这十幅地狱图像,仅凭借重阳 殿内现存的“誓盟道戒”、“画示天堂”、“叹骷髅”、“妆伴哥”等四幅图像(此四幅图像均位于重阳殿北壁西侧, 与十狱画面相继),也完全可以将丹阳夫妻的入道经历阐释清楚,且更为符合全真史籍。如以“誓盟道 戒”为例,该榜题提到“警之以地狱”一语,称:“重阳祖师以丹阳夫妇虽闻妙道于彼,爱于旧习,时有所 犯。随犯警之以地狱,复受之以道戒,誓盟其心。庶使以戒护定,定而生慧,洞见道源,超出生灭,而 大慈循循善诱之心,故可见矣。”这一提法与“擎芝草”榜题的开头部分极为接近,皆可视作对丹阳夫妻 入道过程的概括,与后面三幅图像亦可相互呼应,后面三幅榜题均紧紧围绕重阳祖师对丹阳夫妻的具体劝诫内容展开。

  所以,就榜题结构的差异性而论,重阳殿壁画有可能辑自不同的图像版本,其中,不排除曾经吸纳 过李志常所编《重阳王真人悯化图》的可能。如是,则其中涉及丹阳夫妻入道的相关情节很有可能根据 “誓盟道戒”四幅图像加以表现,这种处理方式既可避免因杜撰十处丹阳夫妻地狱受难榜题而受人诟病, 还可解决丹阳夫妻入道图像在整个壁画中所占比例过大的问题。在重阳殿总计五十多幅图像中,涉及丹阳夫妻入道的图像多达十余幅,远超其他弟子。在重阳祖师所度其他五位弟子中,除郝大通为三幅外, 其他弟子仅为一幅。

  由此看来,重阳殿壁画是尹志平、李志常等人逝后才出现的作品,与《重阳王真人悯化图》并不存在简单的复制关系。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本文所涉重阳殿壁画的构制时间是指从构思完成到最终绘制完工时间。按现 存线索,重阳殿壁画的最终完工时间有可能晚至明洪武时期。重阳殿东壁“留颂邙山”画面描绘了重阳祖师东迈时途径邙山的场景,画面上祖师面前立有一块巨大的石碑,碑上书有“洪武贰拾肆”(1391)五个大 字。由于该碑的内容过于隐蔽,之前并未引起学界的足够重视,只有较少讨论。兼之重阳殿神龛背后 “会葬祖庭”题记中提到诸多“太祖圣武皇帝”以及“会葬”、“清和宗师”、“真常主教”等元代著名人物和事件,导致研究者多将重阳殿壁画的绘制时间限定为元代。但从“留颂邙山”壁画情况看,并不存在后世重绘的迹象,史料中也未留有洪武时期重阳殿壁画的重修记录。所以,碑刻中出现洪武字样极为蹊跷。而且该文字所处壁面位置较高,字体工整隽健,与一般寺观中常见的潦草游记并不相同,很可能系壁画绘制者 故意留存。为此,本人认为研究重阳殿壁画的绘制时间,应该从构思到完成进行通盘考量,而不局限于某一个具体年号。

  按永乐宫三清殿、纯阳殿、重阳殿三殿的构建历史,从三殿初立到三清、纯阳二殿壁画的完成,都不 是一气呵成,而是存在数十年的间隔。如永乐宫三殿建成的时间为1256年前后,但三清殿壁画的完成 时间晚至1325年,纯阳殿壁画的完工时间为1358年,比三清殿又晚了三十多年。以此而论,重阳殿壁画绘制时间延至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也不无可能。更何况当时适值元末战乱,以全真教与元代朝廷 的至密关系,在改朝换代的紧要关头不可能不受任何影响。所以,本人认为,重阳殿壁画应该是元明两 个时期的产物,其构思定稿阶段为元泰定年间。

  五 小结

  永乐宫重阳殿作为全真教三大祖庭中唯一一座绘有重阳祖师及其七位弟子事迹的殿堂,其壁画从构思到完成经过了一个漫长的过程。殿内十幅地狱图像榜题分别受到元杂剧丹阳十戒、《丹阳马真人十劝碑》、《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系列著述及以唐《太极真人说二十四门戒经》为代表的诸多与地狱信仰密切相关 的道经影响。重阳殿十狱图是现今保存最早的道教十狱图,其图式不但反映了全真教的冥界信仰脉络, 也为解读不同时期和不同宗教的地狱信仰提供了很好的依据。

  (本文作者单位为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文章原标题为《从永乐宫重阳殿地狱图像榜题看全真教的冥界信仰》,全文原刊载于《故宫博物院院刊》2020年第6期)

贵州文化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贵州文化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贵州文化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首页 > 要闻聚焦 > 国内要闻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人员查验 | 留言反馈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贵州文化网版权所有

主办:贵州文化网融媒体中心 运营单位:贵州中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黔ICP备12003314号-2 备案标识贵公网安备520502020013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0016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6889